老师不在的时候一篇作文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呤呤呤”清脆的上课铃声响了,同学们都匆匆回到教室。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老师都去开会了。那没有老师的课堂会是什么样的呢?

  老师留下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习作内容,还写着拿出试卷来考试,可班级乱哄哄的,没有人能静下心来。班长和值日班长在台上喊着、叫着,可仍然无济于事,聊天的同学正聊得起劲,看课外书的则如入无人之境。班长一边喊着,一边记着名字,气得脸涨红了,脖子上暴出几根青筋。值日班委的声音也喊哑了,但班级还像菜市场一样。

  十分钟过去了,我只写了几行字,别嫌我写得少,有的同学才写几个字呢。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大家都着急起来。

  但班级渐渐地不那么吵了,就在这时,林曼对谢鸿大喝一声“干嘛?”这一声如雷贯耳,大家不约而同地朝后面看,他们俩吵了起来。“又怎么啦?”班长正在写作文,突然被打断了,喝住了林曼。只见她愤愤地把头转向一边,谢鸿却不服,与班长吵了起来。陈勇趁机作乱,与别rén dà声讲话。班长正在气头上,真是忍无可忍,她和值日班委一起把陈勇拽了上来。陈勇在台上嘻嘻哈哈的,故意挺直了腰,脸上摆出令人发笑的表情。全班同学哄堂大笑,陈勇似乎也沾沾自喜,班级更乱了,班委实在是无能为力了,摆了摆手,陈勇大摇大摆地回到座位。

  “谁再捣乱,就和陈勇一样拽到上面来。”班长发出了最后一次威严的警告。谁知,陈勇这家伙见班长治不了他便越发得意了,刚被放回去的他这时居然“不请自来”,更加得意扬扬地走到台上来。“谁让你上来的?”班长气得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不是你叫我上来的吗?真是的。”陈勇阴阳怪气地朝班长回了一句,末了,在班长的白眼中又满面春风地走下去了。唉,谁也管不了他的。

  时间不紧不慢的走了20分钟,下课了,写完小练笔的人是寥寥无几,在那样的环境下,写完的人又能写好到哪里去呢?

  下午第三节课,老师留了一些作业,铁算盘论坛,叮嘱我们要遵守纪律,不要打扰别人,然后就匆匆走出教室。

  当教室的门“砰”地一声关上了,就在那一时、那一刻教室突然沸腾起来了,就像火山爆发了一样,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啊,我们这几十只猴子同时抬起 头、深长脖子,有事没事地四处张望着,东瞧瞧,西看看,有人拿出了珍藏已久的漫画书,有人玩起了弹球,实在没的聊的同学将数学作业纸撕成碎片吹了起来,纸 片在空中飘扬,更有好几个同学想冒充“老师”在同学面前摆摆微风,他们争抢着“老师的宝座”,摔倒了又爬起来,真可谓天下大乱了!我正在写老师留的作业, 可同桌却用胳膊肘使劲地碰我,我生气地说:“别闹了,我还写作业呢,你已经越过边界了!”我越说他越撞,我也发火了,于是我们俩你一下我一下地撞了起来, 别的同学看见,觉得好玩,跑狗新报高清。也学了起来,教室又开始了一场“胳膊大战”,突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同学们惊愕地望了一下教室的门,迅速收起各种把戏,一组靠 门的同学压低嗓子说:“快坐好,老师来了!”

  不久,门开了,老师走了进来,我们鸦雀无声,不敢抬头、不敢和老师对视,老师环顾了一下四周,又看了看一片狼藉的教室,也许是法不择众吧,老师一改往常, 没有说我们也没有让我们交待问题,只是说:“作业是不是留得太少了,我希望你们做一个让老师放心的孩子,做一个身心健康的孩子。”看来老师什么都知道了, 姜还是老的辣。

  叮铃铃,这熟悉的铃声在我的耳边响起,大家都习惯地端坐在桌前,等待老师来上课。可是等了一会儿,见老师没来,不知谁说:“周老师去开会了”。于是教室里顿时像一锅水一样,慢慢地沸腾起来。

  有的人在写英语家庭作业,边写边和旁边的同学讲讲悄悄话,对对答案;有的人走下位置,到别人的座位上讲话,不时嘻嘻哈哈;有的人在津津有味地看漫画书,还有的人竟然禁不住零食的诱惑,嘴巴不停地咀嚼着……教室里乱成一团,任凭班干部怎么喊都无济于事。

  只听,张宇航喊了一声“周老师来了”!大家吓得面如土色,魂飞魄散,都信以为真。走下位置的同学跑回自己的位置;看漫画书的同学,赶紧把书往桌子里一藏,生怕老师把自己心爱的漫画书收走;写英语作业的同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作业往课桌里藏,生怕老师把自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作业撕掉。大家都端端正正地坐着,假装一本正经的样子,等待老师的到来。只听张宇航哈哈大笑,才知被她骗了。大家都不约而同笑了。教室里又恢复了原状。

  我正写着作业,隐约听到张益和张宇航在说我坏话,我忍住怒气,继续听着,听听他们究竟在搞仕么鬼。只听张宇航对张益说;“你打得过高玲娜吗?”张益说:“打得过。”张宇航又说:“那你敢在高玲娜写作业时把她的凳子抽掉吗?”张益犹豫了一下。张宇航用激将法对他说:“不敢了吧,还打得过她!”这一招果然见效,张益说:“抽就抽,有什么了不起。”正当他准备抽我凳子时,我一转身,张益大惊,我气愤地对他们说:“你们的话我听得一清二楚。”这时张宇航又怂恿我抽张益的凳子,她最喜欢看张益摔跤的样子,可自己又不愿做,好一个借刀杀人!这时,张益威胁我说:“你要再来烦我,我就往你身上咳嗽。”我怕他把病菌传染给我,只好罢手。

  这时,周老师突然出现在窗前,原本吵得不可开交的教室立刻变得鸦雀无声。大家都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丁零零……”铃声响了,在走廊上、操场上的同学一下子如洪水般涌进了教室。大家端端正正地坐在位子上等着老师的到来。二秒钟……一秒钟,时间过了好久,都没有看到老师的身影,大家开始不耐烦了。这时,走廊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大家连忙回过神来,“砰”地一声,门被推开了,原来是课代表。只见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宣布:“老师去听课了,这节课自习!”“哇!真的啊!”顿时,教室里像炸开了锅,我们这一大帮调皮的“孙悟空”,没了唐僧的管教,立刻就展开了拿手好戏——“大闹天宫”。

  大宝最爱看漫画书,不知被老师没收了多少本,可现在不知又从哪儿“变”出了一本《漫画PARTY》和几个“漫友”聚在一起,埋头津津有味地“啃”了起来。看那里的一群,他们可都是实实在在的“小棋手”。虽然技术不怎么样,但也有板有眼地开起了“棋友会”,不是PK棋技,就是聊棋术,吸引了“广大群众”的注意。“东汉末年,分三国,烽火连天不休……”咦?哪儿来的流行歌声?哦!原来是那几个追求潮流同学,平时自封“新新男孩”。趁着刚才的混乱偷偷溜出了教室,趴在阳台上大侃“新新用语”和流行歌曲。平时没事就喜欢秀上几句,虽然不怎么好听,但依然有不少人“捧场”;我们班的“废话大王”老毛病又犯了,又开始滔滔不绝:“这得从人和宇宙的关系开始说起了……”听得大家晕头转向,可他自己却是兴致勃勃。小明和小强虽然“相隔遥远”——隔了两组,但是不怕“困难”,依然打起了“长途电话”聊得正火热。

  这时,一个男生从书包的内袋深处摸出了一台游戏机GBI(藏的够好的),偷偷地看看四周没人注意到,便埋头玩了起来。玩的正开心,却被人发现了,男生们一拥而上,纷纷争夺,抢得“你死我活”。“我的!”“我的!”“我也要!”“借我玩一下!”主rén dà叫:“不要抢!”这时,游戏机“啪”地一声掉到了地上,顿时“粉身碎骨”。见此情景,男生们全傻眼了,但转眼又学会了“绅士风度”,开始相互“谦让”“你弄坏的!”“不是我!”“是你!”根本不顾主人一张哭丧的脸。我嘛?当然是眼不见为净,才懒得管这种闲事呢!我兴致勃勃地取出了我最喜欢的书《妹妹是个机器人》和死党埋头看了起来,上次下课看了一半就上课了,真不过瘾,有了现在这样的好机会我才不会放弃呢。我们立即就被惊心动魄的情节吸引住了:爸爸为了让调皮的毛丫丫变的文静起来,让自己的科学家弟弟毛拉制作了一个叫毛妮妮的完美机器人当她的妹妹、。可是有一天,乖乖女毛妮妮却变了,她把全家人绑在了一起,要别人知道自己神奇无比。可当她知道自己是机器人之后,她流泪了,从楼上跳了下去……从此,爸爸再也不讨厌毛丫丫的调皮了……情节真吸引人啊!我们的眼睛一刻也不愿意离开。

  这时,楼梯上传来了“笃笃”声,几个耳尖的同学听见了,心里纳闷:“老师不是听课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这声音明显是高跟鞋发出的,可老师今天没穿高跟鞋啊?”还是班长“英明”。他早早就派出了一个“密探”,时刻“监视”着走廊里老师的一举一动,向我们报告。这时,“密探”来报冲进了教室,脸红彤彤的,仿佛受了很大的惊吓,他着急地宣布:“大事不好,敌军派了一支强大的特种部队——‘值周老师’前来剿灭我军。”我们一听,吓得魂儿都没了,仿佛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大事不好!大家快撤退!刚才在阳台上的“新新男孩”连忙逃回了座位;有的“战场老手”不慌不忙地取出事先在课桌准备好的语文书,装作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正在偷喝饮料的,被饮料呛得直拍胸脯;“废话王”这时也把自己的一通大道理,深深地埋下肚,自己去慢慢地消受了;打“长途电话”的同学也迅速断了电。

  门开了,迈进来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果然是值周老师。她环顾四周,看见我们乖乖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认认真真地看着书,写着作业,一点声音也没有,满意地点了点头,走了。伴随着这清脆的高跟鞋的笃笃声在走廊上越来越轻,直到听不见,我们互相使了个眼色,微微一笑,教室又沸腾开了……

  2014-03-24展开全部俗话说:“老虎不在山,猴子称霸王。”老师不在的时候,平时的“乖乖猴”们,便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下课铃那美妙悦耳的音乐响起,副科老师走出了教室,班主任老师又不在,教室便成了“猴子们”的天堂——花果山,积蓄已久的能量全部爆发出来。不知谁先起的头,大叫起来,接着全班掀起了千层声浪,一浪高过一浪。男生们三五成群地聚成一团,拍起手来;女生则坐在一块儿促膝笑谈。那高达上百分贝的笑闹声响彻云霄。

  坐在前面的陈奕容又在哼起了歌,这已是家常便饭,不用听都知道,又是张杰的歌。她越唱越投入,声音越来越高,仿佛怕别人听不见。只见她摇头晃脑,似乎亲临于演唱会现场。她正自我陶醉着,江盛洲却不知趣地来找她背书。陈奕容被江盛洲这一搅和美梦破碎了,再加上陈奕容脾气暴躁,当然火冒三丈,拍案而起,怒喝一声,小江那可怜的本子也被震到了地上。这时俞诗佳却跳了起来,大声叫道:“干嘛?都把我头发弄乱了!”陈奕容不甘示弱,与俞诗佳大声争论,一场激烈的口水战拉开了帷幕。两人唇枪舌剑地对战着,徐宇翔唯恐天下不乱地替俞诗佳帮腔,俞诗佳吵一句,他就附和一句“就是”。两人吵得正凶,眼看就要打起来,过去的一个赛季,金财神玄机中特网,徐宇翔兴风作浪地起哄:“俞诗佳打她!”真是引火烧身,陈奕容二话没说,掐住了他的脖子。徐宇翔不甘落后,抓起一本书,一个“旋风七十二扇”扇得陈奕容落花流水,陈奕容气急败坏,使出盖世绝招“飞书击头”,正中徐宇翔脑袋,疼得他 “啊” 地惨叫一声。突然,老师走来,他们只好乖乖停火。其他同学们也变回了“乖乖猴”。

  ...”上课铃响了,同学们立刻像木头人一样,端端正正地坐好,等着老师来上课,教室里鸦雀无声。

  一分钟,两分钟……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课老师就像在家里睡大觉似的,仍没给我们上课。原本安静的教室,立刻变得叽叽喳喳,,虽然说我们班级里只有12个人,但是一吵起来,就是那个上帝也那我们没办法。

  见老师没来,我身后那个同学便壮了胆子,把椅子往前挪了一挪,与我旁边以及前面的两个“CS”迷,“穿越火线”迷,“CF”迷开始交谈起来。原本声音只有麻雀一般响,可后来,麻雀变成了狮子,在那里像个疯子似的叫,特别是范玉成的笑声,那可真难听!“咯咯咯”的,像一只老母鸡一样,听他的笑声,简直会折寿10年!!!

  班长也是,她这个班长毕竟不是老是筛选出来的,但她的数学成绩好得让我咂舌!

  “老师来啦,快坐好呀!”我开始四处传播假消息。同学们一听,有的下的马上假惺惺的坐好;有的不时朝后望望;有的压根儿假装没听见,仍然在哪里嘻嘻哈哈(*^__^*)。当得知受骗时,原本有些神经紧张的同学心又放宽了

  ,继续和前后的同学,交谈起来,教室里的分贝从60转变为120,其声音之洪亮,可攀比“黄河大合唱”的歌唱人员们!

  “老师来啦!”门口的同学小声的对我们说,可我们已经长了记性,谁会再相信呢?仍在那里侃侃而谈。

  “对不起忘了,现在开始上课!”老师慌慌张张地拿着课本,走进教室的大门。汗!差点把我吓死,人在江湖,看来以后看来以后要多长一个心眼!

  当老师不在的时候,我们把自己的本性露了出来,幸好没被老师看见,不然,就等着老师挨批吧!

  班长也是,她这个班长毕竟不是老是筛选出来的,但她的数学成绩好得让我咂舌!“老师来啦,快坐好呀!”我开始四处传播假消息。同学们一听,有的下的马上假惺惺的坐好;有的不时朝后望望;有的压根儿假装没听见,仍然在哪里嘻嘻哈哈(*^__^*)。当得知受骗时,原本有些神经紧张的同学心又放宽了,继续和前后的同学,交谈起来,教室里的分贝从60转变为120,其声音之洪亮,可攀比“黄河大合唱”的歌唱人员们!“老师来啦!”门口的同学小声的对我们说,可我们已经长了记性,谁会再相信呢?仍在那里侃侃而谈。“对不起忘了,现在开始上课!”老师慌慌张张地拿着课本,走进教室的大门。汗!差点把我吓死,人在江湖,看来以后看来以后要多长一个心眼!当老师不在的时候,我们把自己的本性露了出来,幸好没被老师看见,不然,就等着老师挨批

开奖结果| 正版资料综合三版资料| 118挂牌玄机七肖网址| 单双中特规律公式| 香港买马论坛白小姐| 香港马会铁算盘资料| 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 管家婆六肖期期准免| 天天好采彩免费大全| 香港挂牌历史记录|